展开边栏关闭边栏
> 专题 >

古玩退隐 工艺品唱主角

昨天上午,潘家园旧货市场里商户照常营业昨天上午,潘家园旧货市场里商户照常营业

  本报记者 陈涛

  坊间戏言,北京有两个地方永远人头攒动:一个是天安门广场,所有人仰首看升国旗;另一处是潘家园旧货市场,大家伙儿只顾低头寻宝。

  前不久,由于担心市场外迁他乡,以及对租赁合同看法不一,这块收藏集散宝地罕见遭遇“停业”风波,一度引得人们感叹“何处寻文玩”。不过,记者最近连日走访发现,进入暑期的市场人气远超以往,不少原先空着的摊位也有主儿了。而且,伴随市场内古玩占比趋少,新添的工艺品生意越来越火,渐渐担起买卖主角儿。

  “潘二代”约占三成

  早4时刚过,租住在双井百环家园的马胜利就骑上电动三轮车,带着全部宝贝儿往潘家园旧货市场的摊位赶了。由于租的不是固定摊位,他需要赶早抢占人流量较多的出入口。二十出头的小马老家在山东莱芜乡下,他初中毕业留在村里种地,前年开始跟着父亲到潘家园旧货市场学做生意。

  小马的父亲算是倒腾文玩的老手了,十多年前就在老家邻近的十里八乡走街下村,搜罗各种相中的老古董,包括瓷器、玉器、青铜器和旧家具,然后拿到 潘家园售卖。小马透露,前些年生意好的时候,一年能挣小二十万元,比在家里干农活挣钱多了不少。如今,父亲视力不好,小马很自然地接班成了“潘二代”。

  潘家园旧货市场现有商户4000余家,主要经营珠宝玉石、仿古家具、文房四宝、古籍字画、旧书刊等。如今,市场里像小马这样的“潘二代”越来越 多。“得超过三分之一吧。”来自河南禹州的李月娥也是这个年轻群体中的一员,只不过,她的经验要远高于同龄人。由于老家盛产瓷器,她很小就从父辈那里学到 很多识货的路数。在这里摸爬滚打9年后,她最近刚刚接过父亲的班,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固定摊位。

  对收藏古玉颇有心得的藏家王林森记得,自己第一次到潘家园淘宝是在1994年。“那时候很多地方还只是小土包,大小不一的地摊儿顺着山坡一溜儿排开,各种各样的老物件应有尽有。”他总感 叹那是玩儿收藏的黄金岁月,“不少老物件都是真的,而且价格便宜得让人不敢信。”他举例说,一位藏家当年以不到一百元买了块玉,十年后转手卖了一百万元。

  在他看来,作为国内现存规模最大的古玩旧货集散地,走过30年的潘家园旧货市场也的确到了“换代”的时候。“新上来的这批年轻卖家头脑更活络,敢于尝鲜。”

  开微店成摊主新选择

  尽管潘家园官网发布告示称:市场目前没有搬迁异地的计划,但经历那次“停业”风波后,绝大多数商户对能否继续留在潘家园仍心存疑虑。

  “很多人在这里已守了十好几年,各自拥有老主顾,拔腿走人就是把生意往外推。”一位在书画长廊区经营字画的刘姓商户说,这里人气虽不低,可生意并不好做,扣除人工、场租,利润越来越低。

  为了拓展客源,这几天他打算像相邻的几家商户一样,尝试开设一家自己的微店。即便打算开微店,他也不会关闭现有的摊位,“玩收藏不比买其他商品,它需要亲眼看,亲手抚,这个过程不可缺少。”

  在占地面积逾千平方米的流动摊位区走上两圈,不难发现有一些商户还贴出了自家微店的二维码。“也就是这半年工夫冒出来的。”经营玛瑙的康鸿岷念 过大专,在这行里算是学历比较高的。据他介绍,前些年市场行情好的时候,连现场客人都照应不过来,谁还有心思埋头刷微店?“微店两端,一头是文化程度普遍 偏低的卖家,一头连着对藏品有热情的白领玩家。也算是潘家园一景儿。”他还特意展示了自家微店的成交情况,每天能接六七单生意,“和现场摆摊差不了多 少。”

  “网络交易在其他行业早已遍地开花,随着年轻卖家介入,旧货收藏这个以往被认为老古董的行当也投身其中。”国内艺术品市场资深专家王立军认为,场租持续增加,这种新模式会加速推广。

  褪去光环或迎大众收藏

  在王立军看来,这些年艺术拍卖行情走低也蔓延到了收藏市场。“国家持续开展反腐倡廉,曾经五花八门的各种雅贿没了出路,的确对艺术品市场造成冲击。”他认为,这一原因减少了市场将近一半的成交额,今后还会有更多以艺术品投机为目的的经营者被淘汰出局。

  从安徽来潘家园打拼的黄文宽,这两年已感受到了生意不易。在古玩市场闯荡超过十年的他说,这些年所售物品的真真假假只有自己知道。如今随着懂行的人越来越多,想让人出高价买仿品难上加难。

  他索性从这个行当退出来,一门心思做起了工艺品,包括山核桃、玉石串珠。出乎他意料的是,尽管单品价格比古玩低了不少,每月营收却和以前相差无几。“以前是十天不开张,开张吃十天。相比来说,还是现在这样每天有进账更踏实。”

  稍加留心,不难发现场内经营古玩的商户比前些年少了,有人退出有人改行,而空出的摊位更多被工艺品补了缺。而且,由于价格亲民,这类工艺品摊位前总是人气最旺。

  “早些年淘“宝”还有很大神秘感,如今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,再想捡漏儿,比登天还难。即便看着像老物件的,也就是一新玩意儿。”王林森说,如今的潘家园早已不是当年那个遍地皆宝贝的地界,而更多是古玩与大众工艺品混合经营。

  艺术市场分析学者季涛认为,搞古玩收藏从来只能是小众的、高端的,如果普通大众都想撞大运一夜暴富,绝非幸事。“当市场不再恋恋不舍曾经的光 环,褪去古玩的名头,让更多工艺品参与其中,反倒可以吸引更多人参与赏玩。”到了那时,才表明国内艺术品市场走在了大众收藏的路上。

来源:未知//更新时间:2016-07-29
相关文章

联盟搜索

座机:010-52423069 / 联系电话:18811032277 / 华南区负责人:18968046855 邮箱: QQ邮箱:2580579272@qq.com   京ICP备12007333号-5

Copyright © 2012-2022. 版权所有:东方艺术媒体联盟  香港东方艺术中心

北京市朝阳区望京soho塔一C座1903